安然夜里忽起高热,幸得天机子在床边照料,到子时的时候,热退了,天机子命人喂了米汤,再喂药,情况便算是稳定下来了。crshuwu.com

    但是,他已经命人去通知了洛亲王,说安公主的情况忽然加重。

    在洛亲王来之前,天机子跟安然说:“白天的时候在下跟王爷说,公主今日要走。”

    安公主凝望着他,眼神像是看着一个从不认识的人,那么的陌生,又那么的客气,“谢谢!”

    “听奴才们说,王爷从兰香园走后,一直在书房里坐着,没有吃饭没有回房。”

    安公主便没有做声,脸上是一种高热过后的苍白,白得吓人。

    她闭上眼睛,像是累得很要睡了。

    天机子便没做声,依旧守在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在洛亲王来到的时候,安公主的高热又起来了,天机子皱着眉头,“怎么会这样的?本来都退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安公主似乎是听到声音,微微睁开眼,然后,又侧头睡过去。

    洛亲王很快就来到,他焦灼地进来,轻声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天机子正把脉,听得问话也暂时不做声,只等诊脉完毕再回答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洛亲王见他离了手,不等他说话,又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洛亲王也觉得怪异无比,“公主的体质很特别,她似乎是中毒了,外伤引起发热,刚是退了,片刻又热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中毒?”洛亲王大吃一惊,“你可看清楚了?她怎么会中毒的?”

    “说不准,即便是中毒,或许也是许久之前中的,但是这些年,公主应该自己有吃药遏制,只是,如今伤势过重损了中气,便一发不可收拾起来。”

    天机子这倒不是假话,他怀疑安公主早年曾中毒,毒性一直没除掉,只是吃药或者是用其他方式遏制。

    洛亲王坐在床边,瞧着安公主那张白透的脸,她身子有些颤抖,这是高热的人会出现的畏寒反应,虽不懂得医术,他也知道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!”他伸手,想扫过她的脸颊,想起她自尽的那一幕,他仍旧觉得心魂俱散,即刻如遭电击般把手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王爷,您还好吗?”天机子瞧着他的脸色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洛亲王摇摇头,“不好,本王一点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天机子轻轻叹息,“在下再去开一个方子,王爷陪陪公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洛亲王无意识地应着。

    天机子走了几步,忽然回头,“王爷,在下为公主诊治伤势的时候,发现她身上起码有超过三十处的伤口,这些年,她应该不断遭遇伏杀。”

    洛亲王陡然抬头,眼底迸出一丝怒火,“什么?”

    天机子脸色黯然,“只是猜测,但是一个皇家公主,每日只安静生活,不得罪任何人,这些伤总不会是她自己刺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有什么话,不妨直说!”洛亲王忽然站起来,眼底有些东西在慢慢地聚拢,怒火的光芒在跳跃。

    天机子道:“王爷,公主生活在京都,京都是天子脚下,而在天子脚下敢杀皇家公主的,怕是没几个人,而什么人与她有这么大的冤仇非得要三番四次地刺杀她?公主又如何逃过来的?在下

章节目录

夏子安慕容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废物赘婿只为原作者摄政王的心尖妃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摄政王的心尖妃并收藏夏子安慕容桀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