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只觉得心脏的位置发麻,整个脑袋一团乱,浑身发颤。

    这两年多里,她无声无息,他想过一百个可能性,却唯独没有想过,她死了!她会死吗?不可能的,那个女人怎么可能会选择自杀?!傅太太可是无坚不摧的女人,就连他都不敢招惹她,她怎么可能会死!

    “贺涵,你别骗我了,谁不知道繁星她跟你在一起了,现在你要娶别的女人,你始乱终弃了,所以你骗了这个理由骗我是不是?”傅绍琛才不相信纪繁星会死,她才二十多岁,怎么可能舍得这么早就离开这世界?

    傅绍琛想到了一个可能性, “其实你根本不知道她的消息,你早就抛弃她了,你对她一无所知是不是?”

    贺涵嘲讽的看着他,在笑他,不接受现实。

    傅绍琛恨声道:“你说她死了,你拿出证据来!”

    贺涵叹了一口气,“如果你真想知道我是不是在说谎,其实你自己去查查,看看能不能查到有关繁星的半点消息,你就会知道了,如果不是死人,又怎么会完全的消失在这世界上呢?”

    傅绍琛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仍然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她是从小在这座城市里长大的人啊,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彻底消失了呢……就像,这个世上从来没有存在过她这个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许晨泽的话,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他不接受,他不接受这个荒唐的答案。

    就算今天贺涵告诉他,纪繁星这两年里跟他在一起,生了孩子,身材走样了,变丑了,变老了,他都能接受,但就是接受不了她死了的事实,他不接受!

    “呵呵,傅绍琛,当年是你叫人去玷污纪繁星的,你让人去毁她的清白,你把她活着的最后一丝希望都给夺走了……你做这么多事情不就是为了逼死她吗?现在听到她死了,你不是应该开心吗?又何必在这里跟我假惺惺的呢!”

    听到贺涵这番话,对傅绍琛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。

    他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,吼出声:“什么玷污?你给我说清楚!”

    贺涵苦笑的看着他,“当时我送完繁星回家后,突然在车上看到了她落下的钱包,我就倒车回去,结果你猜我看到了什么?”在傅绍琛担忧的神情里,他说道:“我看到一个浑身发臭的老男人正压在繁星的身上,他的手还在脱着繁星的衣服,而繁星浑身是伤……你知道当时繁星的脸色有多绝望吗?”

    傅绍琛这回,彻底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他高大的身躯,不停的颤抖。

    贺涵道:“我们所有人都以为她很坚强,但就是再坚强的人,她也会有弱点。而繁星的弱点就是尊严,她一无所有,失去了亲人和丈夫,唯一支撑着她活下去的是她那仅存的尊严!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,声音有些颤,气道:“可就是你!见不得她好!你把她活着的所有尊严都践踏掉了!你让她活不下去,你让她有了寻死的念头!”

    “还有,一件事情你恐怕不知道,繁星得了胃癌!我那天晚上从那个流氓手里抢救过她,把她送到医院后,我才知道她得了胃癌!我当时已经给她联系国外最顶尖的医生了,但我没想到,她居然割腕自杀了,血流得太多了,根本抢救不过来,当晚宣布死亡!”

    傅绍琛的声音透着沉重的痛意:“不要说了!”

    贺涵却仍然在继续:“好在医生说她走得很快,没有承受太多的痛楚。”

    傅绍琛伸手,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。

    他想要抽根烟,令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但是,手抖个不停。

    半天,都无法抽一根烟出来。

    而看着这一幕的贺涵只是轻笑一声,很嘲讽,然后离开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那天之后,过去了一周。

    傅绍琛抬眼看着眼前的人,沉沉的问:“查到她的下落了吗?”

    他动用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,掘地三尺,就为了找一个纪繁星。

    如果她还活着,绝对会找出来。

    他这种玩命的砸钱,只差没上火星去找她,所以别说一个大活人了,就连她的发丝都不会被错过。

    他很有信心,纪繁星这回肯定再也躲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但是,对方给了他一个绝望的回答,“没有。对不起,傅总,我们已经尽力了,这几天花了上千万的资金,但是完全查不到……只能说,世界上根本没有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不可能的,她不可能死的,但是又怎么解释她消失了的这个事实!

    傅绍琛无力地挥了一挥手,让人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整个办公室瞬时只剩下他,很安静。

    他听到了心脏位置传来撕裂的痛意,很痛,痛得想要流泪。

    颤抖着手,点了一只烟,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烟雾里,他看到了曾经一幕情景。

    “纪繁星,你把我火急火燎的叫回来要做什么?!”他那会儿为了一块地的企划案,忙得没日没夜,却敌不过她在电话里的几句重话,丢下一帮手下,赶回了家里。

    “爱。”她伸出双手勾住了他的脖颈,撩拨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一直讨厌她,永远在他们的婚姻里处于上风!

    现在,这世上再没有人敢得罪他傅绍琛了,他在这座城如今的声望,就算只是跺跺脚,都要让这座城市震上一震,这样的他,谁敢来招惹他?

    但是,意气风发的他觉得心里空荡荡的,缺了一块东西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一个男人跑在地上,浑身上下被打得没有一块好,脸上还流着鼻血。

    傅绍琛一只脚正用力的踩着他的手,神情漠然,冷眼的瞥着他。

    “傅总,你放过我吧,你再踩下去,我这只手可就废了啊!”男人吃痛的喊着,整个面部由于痛楚而变得扭曲,他没想到自己正在路上好好走着,突然就被几个人打晕带到了这里,然后又是一顿痛打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这么怕死,又是谁给你的胆子,去招惹傅太太?!”

    “傅总,这肯定是个误会啊!我要是知道那个女人是你的妻子,就算是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会去碰她的啊!何况我都没有碰到她,我真的没有碰她!我对天发誓!!!”

    傅绍琛的脚上用力了几分,听到了骨头“啪”的一声清脆声,是男人的手掌骨头断了,他丝毫不在意,语气平静,神情阴冷,“敢打她的主意,你已经是在找死了!”

    男人痛得哭出声来,求饶:“傅总,我真的没有想要打你妻子的主意啊,是一个女人找到了我,她给了我一笔钱,让我照着她的吩咐去玷污你妻子,她还说让我玷污的时候要说出傅总的名字!真的不关我的事情啊,我也是身不由已的!”

    傅绍琛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其它的神情,他问:“你说有人指使你?”

    “是啊!我不敢骗你!那个女人给了我一笔钱,后来还吩咐我,在事后把你妻子给处理了,说是扔到深山上面!”男人为了活命,把当初所有的事情都吐了出来,一点不敢保留。

    “傅总,求你饶过我这一回吧,我保证以后一定会好好做人的,我现在可以去给你的妻子磕头谢罪,我给她跪下道歉,只求你饶过我这一条命,求你了!”

    “饶过你?伤害过她的人,我会让你们一个都逃不了!”

    傅绍琛笑了,却是笑得令人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饶过他一命,那繁星的命呢?

    谁赔他,傅太太的命!

    -

    这两年的时间里,柳雪儿本来想着傅绍琛那边没指望了,于是,赶紧找了一个家世还不错的男人,虽然说跟傅绍琛是没办法比的,但是也算是豪门世家,她嫁过去后也是有好日子过的,但没想到谈了两年了,谈得好好的,就在这个月里,对方突然反悔了,断掉了和她所有的联系。

    柳家欠了银行的贷款,眼看还不上了,电话每天都打过来催。

    而柳雪儿的哥哥不知道为什么,前天晚上在下班回家的路上,居然被一辆摩托车给撞了,直接撞得残疾了,家里正需要钱的时候,这时候还要支付哥哥一笔巨大的手术费,这直接将他们逼到了绝路上!

    柳雪儿简直要疯了!

    她想来想去,只能去求助于傅绍琛。

    几十万手术对她来说是救命钱,对他来说,不过是动动小指头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她没想到的是,当傅绍琛听到她哥哥出事了的时候,居然笑了。

    “这难道不是他的报应吗?”

    “绍琛,你在说什么……我怎么听不懂?”她觉得眼前的傅绍琛变得好可怕,完全不是她以前认识的傅绍琛,心里感到一阵阵冷。

    傅绍琛勾了勾唇,一边点燃了一只烟,漫不经心地抽着,“和你结婚的男人和傅氏有生意上的来往,只不过我一句话的事,他就立刻退了婚。而撞你哥哥的人,是我雇去的,只是我是要买他的命,没想到只是断了双腿而已,有点失望啊。”

    “傅绍琛!”柳雪儿不敢置信的看着他,她觉得他变得好吓人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我们家里最近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,全都是你一手促成的是吗?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,就算我当年没有去医院看望你,也不至于让你这样对我吧!”

    傅绍琛将手里的烟扔到地上,看着柳雪儿,“我本来以为你不过是狼心狗肺而已,但我没想到你的心能这么毒,你居然让人去玷污繁星,还想要她的命!”

    过去了这么久的事情,柳雪儿以为往事早就尘封住了,却没想到会暴露。

    她吓得往后倒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难怪傅绍琛会对付她一家,她紧张的看着他,“你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看着我像个傻子一样被你耍得团团转,你是不是很开心?”

    柳雪儿不知道当年的事情怎么会被挖出来,她一直以为过去了两年多,肯定没有人再去追究当年的事情,却没想到傅绍琛居然会去查当年的事情!

    他知道了自己做的事情,所以在报复她?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傅绍琛慢条斯理的玩耍着手中的打火机,“既然你当初骗我出车祸是假,你需要捐肾也是假,包括你眼睛瞎了更是无中生有!那我会让你当初的这一切都成为现实,你不是喜欢演苦情戏吗?那我会让你如愿。”

    柳雪儿吓到了,疯了的大叫,“你想对我做什么?你已经把我们家害得那么惨了,你还想要对我做什么?你不能伤害我,这是犯法的!”

    傅绍琛仿若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,他笑了,“犯法?那你去报警。”

    “绍琛!你听我解释,这一切都不是你想的那样的!”

    “你想解释,行啊,你去地狱跟繁星解释,看她肯不肯听?”

    接下来,傅绍琛手底下的保镖将柳雪儿押到了一间私人医院,在傅绍琛的吩咐下,医生摘掉了她的一个肾,紧接着,将她的两只眼睛的眼角膜都取了出来,她彻底成了一个瞎子!醒来的时候,她接受不了现实,疯掉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墓碑上,贴着一张相片,一头漆黑波浪长发,粉嫩的嘴唇,细长的眼睛下面有一颗小小的黑痣,还有她小巧俏挺的鼻子……是繁星,和她睡了五年,他一眼就认出了她。

    她就这样在相片里,平静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相片里的她,仿佛在说:看,傅绍琛,你还是输给我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刚开始只是贺涵在骗他,但现在看着她的墓碑,他再不想承认,也要接受她已经死了的事实,她就这样冰冷的躺在里面,隔绝了和他所有的关系。

    他静静看着她,浑身都在颤抖,眼眶盈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他最近一直在想,如果那天在楼梯口的时候,他伸手抱住了她,这一切的结局会不会就变了!繁星当时肯定很难受吧?为什么他没有察觉到,就那样自私的离开了呢?!为什么不多纠缠她一会,只要他再多呆一会,她不会经历后面那样残酷的事情了啊,她也就不会心灰意冷的选择了自杀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再也无法压抑住内心崩溃的情绪,他浑身颤抖,双手抱住了面前的墓碑,脸贴在她的相片上面,他以为自己这两年已经练得冷血十足,不会再有任何事情能动撼得了他,但是面对繁星,他终究是输了,他输得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泪水大肆的落下,他压抑的哭声,一声又一声的发出来!

    “繁星,不要再跟我这样怄气下去了好不好?我知道我错了,我不应该跟柳雪儿做戏来气你,你回来,只要你肯回来,我保证再也不会气你了,以后吵架我都让着你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傅绍琛的手抚过相片上面的女人,他的声音带着哭音,他哭着说:“我有一件事情骗了你,我根本就不想要和你离婚的,你那天在监狱里提出要离婚,我其实不想答应的,但是我很要面子,我就是死要面子,所以我不想让你看低我……如果可以,我宁愿丢脸也要留住你,我再也不要为了那所谓的男人尊严而去伤害你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许晨泽默默的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是他查到了纪繁星的墓碑,第一时间就将傅绍琛带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傅绍琛会崩溃,似乎在他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他这两年意外的成熟和冷静,绝口不提纪繁星,但就是这样才不对劲。

    如今,他装了两年的情感,全都崩塌了。

    “繁星……”

    傅绍琛低低的诉说着,“第一回见到你的时候,你美得让所有男人移不开眼睛,那会儿我就喜欢你了,可是你那样的高高在上,我觉得自己是配不上你的……所以后来结婚了,我总是和你起争执,那不是因为我不爱你,而是我太爱你了,我总想要和你分个高低,好让自己的内心不要太自卑,我总想着吵赢你,以为这样就能不再自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错了,我发现我做的一切都是错的!”

    “傅太太,如果没有你,又有什么值得我再去争!”

    “这两年辛苦你了,我们回家吧,你和我再也不会分开了。”

    傅绍琛说到这里,双眼赤红,他觉得浑身上下都痛得无法呼吸!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痛得就要窒息了!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他从墓碑上起来,转过身,对着带来的人命令。

    “把这个坟墓给我拆了!”

    天啊!

    许晨泽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,是不是出现问题了?!

    如果没有出问题的话,为什么他会听到傅绍琛要挖坟的话!

    “绍琛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你疯了啊,居然要挖坟!”

    “我要把繁星带回家,她不能葬在这里,太孤单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都死了,你做这些有什么意义吗?”

    而傅绍琛好像没听到他的话,径直盯着面前的下人们。

    “给我拆了,把里面的棺材挖出来。”

    下人们也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人死了,还要把她从坟墓里挖出来?

    这里面的人做了多少对不起傅总的事情啊,傅总要这样对待她!

    傅绍琛加重了语气,命令道:“听不到我说话吗?动手!”

    许晨泽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!

    他像看着疯子一样的看着傅绍琛,“绍琛,死者为大啊!她都这样了,你就放过她,也放过自己吧!”他真的后悔自己把纪繁星下葬的地方告诉他,他现在头痛得不行,“你最近是越来越反常了!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做的事情有多离经叛道?!会天打雷劈的!”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要带我的妻子回家,哪里错了!”

    “你把她的尸首挖出来,也改变不了她死了的事实啊!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不肯动手,那我亲自来。”傅绍琛突然说。

    眼看着傅绍琛拿起工具开始砸坟墓,许晨泽上前拉住他,“绍琛!够了!”

    但是,发疯的傅绍琛哪里是凭他一个人的力量就能阻止的?!

    许晨泽命了几个人一起上前拉住了傅绍琛,硬生生将他拉走。

    傅绍琛挣扎着,他看着越来越远的繁星,他拼命的喊着:“你们放开我!傅太太一个人在里面躺着,她一定很孤单,我要把她从那冰冷的坟墓里解救出来,我要带她回家,她不应该躺在那里面的啊!”

    傅绍琛撕心裂肺的喊着,他后悔了,他真的尝到了后悔的滋味。

    傅太太,我爱你……

    我骗了所有人,也骗了我自己,我一直都是爱你的……

    -

    傅绍琛将自己关在卧室里一直不出来,公司的事也转交给了手下的人去处理,他坐在书桌前,一直翻着相册,里面的相片是繁星拍下来的,他翻阅着每张拥有着回忆的相片,唇角带着笑容,但神情却有不难察觉的伤痛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他没有跟任何人说一声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一个小镇,路很小,车子开不进去。

    他从车子里下来,目光淡然,抬着脚向前走着,这里的人多是淳朴的村里人,看到一个穿着得体、气质非凡的男人在街道走着,不由得都投去了讶异的目光,而傅绍琛这三十一年里被人上下打量的次数只怕数也数不清了,并没有被那些好奇的视线困扰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来这里,是因为他想起繁星当时说过,想要来这里旅游。

    因为这边还没有被开发,是难得的一片净土,她喜欢没有商业气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望着不远处的景象,身子突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肩膀一颤,视线定定的盯着不远处的女人。

    他一眼就能认出她的背影。

    那是他拥在怀里长达五年的身子,不管世间怎么变化,人世怎么轮回,他都能肯定的认出她,无论如何,他不会认错她。

    上一秒还平静无波的黑眸此刻掀起了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他内心激动,想要上前抱住她,将她紧紧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但是,经过了两年,他变得成熟了,不再那样冲动。

    于是,接下来,他一路跟在那个纤细的身影后面,随她移动。

    他一路提心吊胆,想跟着她近一点,生怕她会再次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她这回出门是来帮邻居家一起卖橙子的,最近是橙子的丰收季,邻居家几乎收获了一大卡车,得趁这几天卖出去,否则橙子就会熟悉后烂掉,她帮忙了一个下午,眼看橙子卖得差不多了,不再需要她的帮忙,于是她就四处逛逛买点小东西。

    经过一家做糕点的小店,老板还在捏糕团,她就在旁边耐心的等着,想到新鲜出炉的糕点,她觉得肚子都有点饿了呢,

    等了好一会儿,她买了豆沙口味还有原味的糕点,边走边捧着糕点吃了起来,整个人很自在,半点都不在乎形象,她微微眯着眼睛,完全沉浸于食物带来的幸福感里,她没有发现,不远处有个男人正定定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还有一会儿,天就要黑了,她要准备回家里去了。

    走了一段,她突然身后传来一道颤颤的声音:“繁星!”

    她的手一僵,身影也随着这道声音僵住了。

    她的脚步顿住,但没有往后转身去望来人。

    她记得这道声音,如果不是做梦的话,后面站着的人是……

    她这两年多的时间里,经历了很多的事情,让她明白了原来这世上除了爱情,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她去经历,所以她不想要再去忆起从前,她改名换姓来到了一个与世隔绝的乡村,在那里没人会认识她,大家都很善良淳朴。

    只是她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熟人,想不到会遇到她最不想要看见的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拔腿就要走,不再停留。

    “繁星!”身后的声音带着点急迫,而且听起来距离她越来越近了,她不再多想,直接就往前跑,用尽了所有力气往前奔跑。

    “繁星!”不知道跑了多久,身后的人还在对她穷追不舍,繁星的体力已经不比从前,她不过是跑了一段路就开始大喘气,渐渐跑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边跑边喘气,突然身体被人从后面抱住,再也动弹不了。

    “繁星!”傅绍琛将她紧紧抱在怀里,下巴放在她发丝上,声音激动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她不悦的斥了一声,但是身边的人听到后不但没有松开她,反而将她抱得更紧了,双手在她腰间收得紧紧的、生怕她会挣脱跑掉。下一秒,她听到一声压抑的抽泣声,是身后的男人传来的。

    纪繁星心里哪里会有半点动容?

    就算有眼泪,那也不过是鳄鱼的眼泪吧……

    傅绍琛的声音颤栗,悲喜交加:“繁星,你没有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,你认错人了!”她这两年变了很多,容貌变得成熟了几分,整个人也瘦了几分,但是唯独她的嗓音是一点变化都没有的,所以此时傅绍琛就算没有看到她的脸,听着她的声音也能确认她就是繁星。

    下一瞬,傅绍琛颤着手,将怀里的人转过身,将她的脸板过来。

    那张俏丽惊艳的小脸,映入眼眶。

    他哭了。

    是她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,一定是她,他不会认错她。

    傅绍琛抖着双手,往她的脸上慢慢靠近,终于触到了她脸上的肌肤,感受到那真实的肌肤触感还有她的体温,他因为激动浑身发颤,“你活着,你没有死,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傅太太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陌生的称号,繁星的脸色一变,拍掉了他的手,然后跑了。她虽然不在县里住,但这么久的时间里时不时在这里穿来穿去,她知道这里有哪些小路,而她只要一钻进那些小路,再躲起来,他根本没有办法找到她。

    繁星很快将他甩掉了,她躲在了一间破烂的养鸭房里面,眼看着那男人错过了她,好半天,她才慢慢走了出来,往另外一条路走去,准备回去自己的小屋子。

    她想不到,那个男人怎么会找到她的?她在这里住了那么久,全天下就只有贺涵一个人知道,她绝对相信贺涵不会泄露她的行踪,但是,他又怎么会知道的呢?

    心里有不好的预感,她接下来的生活再也不能如往前般那样宁静了。

    两年多前她被那个臭流氓压在身下,她根本没有力气抵抗,浑身的痛袭击着她,可就是在那么绝望的时候,她挣脱了那个流氓,从他身下跑了了出来,其实她痛得随时要晕倒,但就是心底那一丝希望支撑着她往前跑,她要跑到外面喊保安,但是很快身子就被人从后面抓住了。

    对方是个惯犯,抓到了她之后直接将她按在地上,对着她的脸一顿扇,然后就是拳打脚踢的,让她痛得没有力气再挣扎,最后直接动手脱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她当时躺在地上,痛得连救命都没力气叫,她眼睁睁看着身上的男人脱着她的衣服,她双手垂在地上,连动动手指都觉得费劲,看着身上男人露出的贪婪目光,她觉得心如死水。

    她明白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她意识到,这世上最残酷的事情并不是折磨肉体,而是将一个人的尊严活生生的夺走,全部都夺走,不给她留一丝尊严,让她从此抬不起脸面见人,让她生不如死,这样她就会再没有勇气生存在这世上。

    她可以死,但是她不想要死,只要还能活着,一分一秒她都要争取活着。尽管死了之后,她就可以摆脱这世上的一切,她可以不用再接受残酷的现实,但是她不想死,她要活,要好好的活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她绝望的闭上眼睛的同时,贺涵赶了过来,他将身上的流氓给打爬下了,他脱下了自己的西装外套盖在了她的身上,他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,他将昏迷了的她送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接下来长达两年多的时间里,她一直在断断续续的接受化疗,胃癌,但庆幸的是上上天好像还不想要收回她的命,只是早期胃癌,只要配合治疗,痊愈的机会很大。

    贺涵将她送出了国,给她找了国外这方面最专业的医生,并且按她的吩咐在国内给她弄了个坟墓,让纪繁星从这世界上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她什么都不想,只配合吃药做化疗,再痛她也不会喊,偶尔会皱皱眉咬紧牙关,但是她不会哭,也不会想要放弃,因为她要活下去,再痛她也要活下去。

    曾经,她满腔的怨恨,她想着去报复所有人,可是渐渐的,她心里的恨跟病痛一起消失了。她还记得,在医院醒来时,五十多岁的主治医生握着她的手跟她说,“真好,你痊愈了,我真羡慕你这样年轻的人。你才二十多岁,你还有未来,你还能有喜欢的人,还有活下去的勇气。所以,不管你之前经历了多少的苦难,不要退缩,不要被那些暂时的苦难把你击倒。因为,你的人生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。”

    后来,她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子里一住就是一年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傅绍琛一个电话,就查到了繁星所在的地方,只是他没有想到,她换了名字,还住到了那么偏僻的地方,那地方破烂得连路都没有休,一路上都是泥水路,车子都很难开进去,开到一半就要下车走路。

    随行的是村子里的村长,他听到傅氏老总要来村子里,赶紧出来迎接。

    但他没想到的是傅氏老总居然这么年轻,所以免不了有些担心,一路上都在提醒他,“傅总,要不要休息一下,这路走起来很是费劲的……别说你了,就是我住了几十年了,现在走着都觉得费劲。”

    傅绍琛也感觉到了脚上的泥土路令人行走艰难,有时候脚重一点就陷进了泥土里面,再拔出来的时候需要费不少力气,一来一回,不过20分钟功夫就已经开始有些喘了。

    村长很是不好意思,一再的劝他,“傅总,你在路边休息会儿再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我一个大男人,没有那么娇气。”傅绍琛打量了下这四周的环境,只能用落后来形容,他不亲自来一趟,根本想不到还有这么穷的地方,想到繁星在这里住了一年半的时间,心有些疼,“这两天我叫人过来把你们这的路的给修了。”

    村长一听,简直是受宠若惊,又惊又喜,“纪总,你说得是真的吗?你可别开我玩笑啊!这路修起来可是要费不少钱的……前几年,上面也有人来这里巡查过,也说要修路,结果后来听到这路的面积那么大,修起来要费掉一大笔钱,人家就反悔了,害我们整个村子的人都白开心了,所以现在大家都不对修路抱期望了,就想着少下点雨,平常出行路好走点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到时候让人过来规划下,看看这条路修起来要费多少时间,让他们出个方案,你觉得可以了,再动工。”傅绍琛哪里是缺那点钱的人,他眉头也不皱一下,说:“如果你担心我食言,那修路的这阵子我住在这里,你安排间房子给我住。”

    村长喜出望外,这傅总要修路,这简直是天大的喜事啊,他们这是遇到大善人了啊,专门来这里行善积德!连连答应下来,“好的好的,我回去后就立刻给傅总安排住的地方!!”

    走到半路,傅绍琛望到了不远处有妇女正在搬柴。

    而且不止一个,三五个妇女边说话边扛着柴。

    他收回视线,问村长:“你们村女人要干重活?”

    村长摇摇头,“这哪是重活,小孩都能干的活。”

    “小孩也要搬柴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这边家家户户都要出来砍柴捡木头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傅总,你有所不知,我们这边是山头,不仅是白天冷,晚上更加冷,特别冷。但是我们村子太落后,供暖是不可能的,所以就只能靠自己出来捡柴每天晚上生火取暖了,所以白天男人出去干活赚钱,女人就负责出来砍柴搬回家,有时候小孩没上学了也会帮忙一起搬……而且,在这里哪有分小孩女人的啊,能活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穷人,有时候想要像个人一样活着并不是一件易事。

    傅绍琛没再问下去,只说了句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繁星从外面回来,注意到门口放着一双鞋,她下意识的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但很快,她安慰自己只是胡思乱想,怎么可能会是他。

    她打开门,看到客厅椅子上面放着一件男式外套,这画面令她的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繁星已经无法平静下来了,门口的鞋已经让她不安,现在多了一件外套……

    是他吗?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他呢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她听到了卧室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望过去,就见此时,卧室走来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。

    为什么两年过去了,她仍然躲不开他?

    为什么他还要找自己?

    为什么他不能放过她?

    她转身就要走,傅绍琛先一步抓住了她,“繁星……”他深深吸了一口气,“我知道你恨我,你想要怎么对我都可以。但是你可不可以先给我点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繁星去掰他的手,但是被他制住,他将她抱起来,压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繁星,我是来给村子修路的,所以村长安排我住在这里,接下来我们要同居一些日子了。”听到他这番道貌岸然的话,她真是想要扇他一巴掌,无奈手和脚都被他制住了,她只能干瞪眼。

    傅绍琛单看她的神情,也差不多猜得到她内心的想法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动弹不得,想必她肯定会给自己一顿教训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苦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只手掌,在这个时候掀开了她的毛衣。

    繁星脱口而出: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傅绍琛的手没有越过城池,只是停留在她的小腹上面,轻轻覆盖,他轻声问,“这里当时是不是很痛?”

    他的眼睛里藏着许多的痛楚,但是她不想看,也不想理会。

    傅绍琛低下脸,靠近她心脏的位置,听着她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低很卑微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样在我的身下躺着,你真的还活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两年多的日子都是怎么过的,一定很辛苦吧?”

    傅绍琛将脸从她胸口抬起来,目光贪婪的望着她的脸,“不过没关系,只要你还活着,你活着就好,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吃半点苦了。”

    繁星听到这,只觉

章节目录

爱似繁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废物赘婿只为原作者阿楚小姐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楚小姐姐并收藏爱似繁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