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旺荣这话,成功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一双双带着不解的目光在他的身上打量着,所有人的脸上都流露着怀疑。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毛头小子,毛都还没长齐,就学人看风水,简直是天大的笑话!”

    郭稷气愤地开口,脸上是对陈旺荣的厌恶。

    “叶小姐,你这位朋友这么年轻,真的懂风水?”

    兰欣不相信地说着,目光却是一刻都没有从陈旺荣的脸上离开。

    盛君尧也很生气,他纵横商场多年,生意遍布西南三省各处,所见过的风水师但凡有点造诣的,无不是中年以上的年纪。

    且不说风水一门的基础知识之渊博,不花个十年八年根本学不完,而比基础知识更重要的实地考察和案例、经验的积累,这些下来至少也要花上十年二十年的时间。

    要靠着自己的能力打出名头,成为让人认可的风水师,至少也要到五十岁以上。

    那些说什么瞬间顿悟、梦中获得传承的年轻风水师,无一例外被证明只是骗子罢了。

    眼前这小子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年纪,他就算会点风水皮毛,也绝不能跟郭稷这样的高人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可是他竟然直接就将郭稷的判断全部推翻了。

    这种年轻人,他真不知道说他狂妄无知还是说他初生牛犊不怕虎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兄弟会风水,呵呵,叶小姐,你当我们都是傻子吗?”

    盛君尧这话说得毫不客气,如果今天坐在这里的人是叶盛景,他可能还会给他点面子敷衍几句,但是叶微澜这种女流之辈,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而且轻易就被这样的小子骗得团团转,他已经断定叶微澜是个没什么能力的人。

    城市规划的负责人是个有着啤酒肚的中年男人,他脸上依旧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模样,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和其他人一样不看好陈旺荣。

    “湖岸村这片地做出建设湿地公园的规划,是经过郭大师和我们的专业团队经过反复勘察、论证之后定下的方案,叶小姐要是不想按照这个方案来,我们完全可以坐下来好好谈,你弄出这样一个说话不负责的毛头小子,算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叶微蕊一听这话,脸色顿时有些紧张起来,不过依旧挤出一个笑容对那中年男人道:“周代表,今天我请大家过来,就是想要好好商议一个更好的方案出来,这也是为了妃子湖区能够更好的发展,有一个更好的未来不是吗?”

    周代表还没说话,郭稷却是不耐烦道:“叶小姐,我严重怀疑你这位朋友是个骗子,他所说的话完全就是没有任何依据的歪理邪说,如果你坚持要相信的话,我也没必要待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郭稷已经作势要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面对质疑,陈旺荣不卑不亢,直接对着郭稷道:“郭大师何必动怒,您这么着急要拆除湖岸村,不就是为了自己从中捞一笔拆迁款吗?”

    陈旺荣这话一出口,所有人都傻眼了,郭稷更是瞬间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你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见所有人都想自己投来质疑的目光,郭稷愤怒地指着陈旺荣骂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没有血口喷人,在座的各位只要用心一查便能知晓,今天大家到这来,是讨论湖岸村今后何去何从的问题,湖岸村的位置特殊,稍有不慎便有可能牵连整个妃子湖区的风水气运,这一点您应该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郭稷一时愣在原地,走也不是留也不是。

    大家看看郭稷又看看陈旺荣,一时不知道听谁的好。

    啤酒肚的周代表索性拍拍手说道:“要不这样吧,既然两位都是风水师,不如两位把自己的绝活拿出来比一比,让我们开开眼界,只要两位分出了个高下,我们该听谁的,不就明朗了吗?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倒是引起了所有人的兴趣。

    盛君尧立马附和道:“不错,郭大师在风水术法方面造诣颇高,您的本领我们都是见识过的,但是这位小兄弟本事如何,我们却很是怀疑啊!”

    周代表之所以这样提议,是因为他知道郭稷的能力,而其他人愿意附和,也是因为比起陈旺荣来,他们更愿意相信郭稷的话。

    叶微澜早就听说过郭稷的威名,以及他在人前展示出来的实力。

    陈旺荣跟这样的人比试,让她多少有些心里没底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陈旺荣能够炼丹救人,但是风水术法是另外一回事,更不用说是能够在人前展示的术法。

    “哼,比就比,但凡风水学说研究到一定境界,多少都能领悟一些术法,不知道这位小兄弟可敢应战?”

    郭稷站在游轮大厅中间,对着陈旺荣说道。

    当周代表说出比试这个主意的时候,他就已经猜到陈旺荣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因为他活了这么多年,除了香江的那两位大师之外,他还没遇到过对手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年轻人,他根本

章节目录

我真的会炼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废物赘婿只为原作者吃光全世界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光全世界并收藏我真的会炼丹最新章节